網絡百科新概念
提示
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,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;
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,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;
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!人人為我,我為人人。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,共創知識文明!
zwbkorg
關注微信,獲取更多信息
閱讀 3635 次 歷史版本 1個 創建者:德弘天下 (2010/5/10 14:21:13)  最新編輯:德弘天下 (2010/5/10 14:51:01)
第六十四回 孔明定計捉張任 楊阜借兵破馬超
目錄[ 隱藏 ]
  上一回: 第六十三回 諸葛亮痛哭龐統 張翼德義釋嚴顏
  下一回: 第六十五回 馬超大戰葭萌關 劉備自領益州牧
 

  卻說張飛問計于嚴顏,顏曰:“從此取雒城,凡守御關隘,都是老夫所管,官軍皆出于掌握之中。今感將軍之恩,無可以報,老夫當為前部,所到之處,盡皆喚出拜降?!睆堬w稱謝不已。于是嚴顏為前部,張飛領軍隨后。凡到之處,盡是嚴顏所管,都喚出投降。有遲疑未決者,顏曰:“我尚且投降,何況汝乎?”自是望風歸順,并不曾廝殺一場。

  卻說孔明已將起程日期申報玄德,教都會聚雒城。玄德與眾官商議:“今孔明、翼德分兩路取川,會于雒城,同入成都。水陸舟車,已于七月二十日起程,此時將及待到。今我等便可進兵?!秉S忠曰:“張任每日來搦戰,見城中不出,彼軍懈怠,不做準備,今日夜間分兵劫寨,勝如白晝廝殺?!毙聫闹?,教黃忠引兵取左,魏延引兵取右,玄德取中路。當夜二更,三路軍馬齊發。張任果然不做準備。漢軍擁入大寨,放起火來,烈焰騰空。蜀兵奔走,連夜直趕到雒城,城中兵接應入去。玄德還中路下寨;次日,引兵直到雒城,圍住攻打。張任按兵不出。攻到第四日,玄德自提一軍攻打西門,令黃忠、魏延在東門攻打,留南門北門放軍行走。原來南門一帶都是山路,北門有涪水:因此不圍。張任望見玄德在西門,騎馬往來,指揮打城,從辰至未,人馬漸漸力乏。張任教吳蘭、雷銅二將引兵出北門,轉東門,敵黃忠、魏延;自己卻引軍出南門,轉西門,單迎玄德。城內盡撥民兵上城,擂鼓助喊。卻說玄德見紅日平西,教后軍先退。軍士方回身,城上一片聲喊起,南門內軍馬突出。張任徑來軍中捉玄德,玄德軍中大亂。黃忠、魏延又被吳蘭、雷銅敵住。兩下不能相顧。玄德敵不住張任,撥馬往山僻小路而走。張任從背后追來,看看趕上。玄德獨自一人一馬。張任引數騎趕來。玄德正望前盡力加鞭而行,忽山路一軍沖來。玄德馬上叫苦曰:“前有伏兵,后有追兵,天亡我也!”只見來軍當頭一員大將,乃是張飛。原來張飛與嚴顏正從那條路上來,望見塵埃起,知與川兵交戰。張飛當先而來,正撞著張任,便就交馬。戰到十余合,背后嚴顏引兵大進。張任火速回身。張飛直趕到城下。張任退入城,拽起吊橋。張飛回見玄德曰:“軍師溯江而來,尚且未到,反被我奪了頭功?!毙略唬骸吧铰冯U阻,如何無軍阻當,長驅大進,先到于此?”張飛曰:“于路關隘四十五處,皆出老將嚴顏之功,因此于路并不曾費分毫之力?!彼彀蚜x釋嚴顏之事,從頭說了一遍,引嚴顏見玄德。玄德謝曰:“若非老將軍,吾弟安能到此?”即脫身上黃金鎖子甲以賜之。嚴顏拜謝。正待安排宴飲,忽聞哨馬回報:“黃忠、魏延和川將吳蘭、雷銅交鋒,城中吳懿、劉璝又引兵助戰,兩下夾攻,我軍抵敵不住,魏、黃二將敗陣投東去了?!睆堬w聽得,便請玄德分兵兩路,殺去救援。于是張飛在左,玄德在右,殺奔前來。吳懿、劉璝見后面喊聲起,慌退入城中。吳蘭、雷銅只顧引兵追趕黃忠、魏延,卻被玄德、張飛截住歸路。黃忠、魏延又回馬轉攻。吳蘭、雷銅料敵不住,只得將本部軍馬前來投降。玄德準其降,收兵近城下寨。卻設張任失了二將,心中憂慮。吳懿、劉璝曰:“兵勢甚危,不決一死戰,如何得兵退?一面差人去成都見主公告急,一面用計敵之?!睆埲卧唬骸拔醽砣疹I一軍搦戰,詐敗,引轉城北;城內再以一軍沖出,截斷其中:可獲勝也?!眳擒苍唬骸皠④娤噍o公子守城,我引兵沖出助戰?!奔s會已定。次日,張任引數千人馬,搖旗吶喊,出城搦戰。張飛上馬出迎,更不打話,與張任交鋒。戰不十余合,張任詐敗,繞城而走。張飛盡力追之。吳懿一軍截住,張任引軍復回,把張飛圍在垓心,進退不得。正沒奈何,只見一隊軍從江邊殺出。當先一員大將,挺槍躍馬,與吳懿交鋒;只一合,生擒吳懿,戰退敵軍,救出張飛。視之,乃趙云也。飛問:“軍師何在?”云曰:“軍師已至,想此時已與主公相見了也?!倍饲軈擒不卣?。張任自退入東門去了。

  張飛、趙云回寨中,見孔明、簡雍、蔣琬已在帳中。飛下馬來參軍師??酌黧@問曰:“如何得先到?”玄德具述義釋嚴顏之事??酌髻R曰:“張將軍能用謀,皆主公之洪福也?!壁w云解吳懿見玄德。玄德曰:“汝降否?”吳懿曰:“我既被捉,如何不降?”玄德大喜,親解其縛??酌鲉枺骸俺侵杏袔兹耸爻??”吳懿曰:“有劉季玉之子劉循,輔將劉璝、張任。劉璝不打緊;張任乃蜀郡人,極有膽略,不可輕敵?!笨酌髟唬骸跋茸綇埲?,然后取雒城?!眴枺骸俺菛|這座橋名為何橋?”吳懿曰:“金雁橋?!笨酌魉斐笋R至橋邊,繞河看了一遍,回到寨中,喚黃忠、魏延聽令曰:“離金雁橋南五六里,兩岸都是蘆葦蒹葭,可以埋伏。魏延引一千槍手伏于左,單戳馬上將;黃忠引一千刀手伏于右,單砍坐下馬。殺散彼軍,張任必投山東小路而來。張翼德引一千軍伏在那里,就彼處擒之?!庇謫沮w云伏于金雁橋北:“待我引張任過橋,你便將橋拆斷,卻勒兵于橋北,遙為之勢,使張任不敢望北走,退投南去,卻好中計?!闭{遣已定,軍師自去誘敵。

  卻說劉璋差卓鷹、張翼二將,前至雒城助戰。張任教張翼與劉璝守城,自與卓膺為前后二隊,任為前隊,膺為后隊,出城退敵??酌饕魂牪徽积R軍,過金雁橋來,與張任對陣??酌鞒怂妮嗆?,綸巾羽扇而出,兩邊百余騎簇捧,遙指張任曰:“曹操以百萬之眾,聞吾之名,望風而走;今汝何人,敢不投降?”張任看見孔明軍伍不齊,在馬上冷笑曰:“人說諸葛亮用兵如神,原來有名無實!”把槍一招,大小軍校齊殺過來??酌鳁壛怂妮嗆?,上馬退走過橋。張任從背后趕來。過了金雁橋,見玄德軍在左,嚴顏軍在右,沖殺將來。張任知是計,急回軍時,橋已拆斷了;欲投北去,只見趙云一軍隔岸擺開,遂不敢投北,徑往南繞河而走。走不到五七里,早到蘆葦叢雜處。魏延一軍從蘆中忽起,都用長槍亂戳。黃忠一軍伏在蘆葦里,用長刀只剁馬蹄。馬軍盡倒,皆被執縛,步軍那里敢來?張任引數十騎望山路而走,正撞著張飛。張任方欲退走,張飛大喝一聲,眾軍齊上,將張任活捉了。原來卓膺見張任中計,已投趙云軍前降了,一發都到大寨。玄德賞了卓膺。張飛解張任至??酌饕嘧趲ぶ?。玄德謂張任曰:“蜀中諸將,望風而降,汝何不早投降?”張任睜目怒叫曰:“忠臣豈肯事二主乎?”玄德曰:“汝不識天時耳。降即免死?!比卧唬骸敖袢毡憬?,久后也不降!可速殺我!”玄德不忍殺之。張任厲聲高罵??酌髅鼣刂匀涿?。后人有詩贊曰:“烈士豈甘從二主,張君忠勇死猶生。高明正似天邊月,夜夜流光照雒城?!毙赂袊@不已,令收其尸首,葬于金雁橋側,以表其忠。次日,令嚴顏、吳懿等一班蜀中降將為前部。直至雒城,大叫:“早開門受降,免一城生靈受苦!”劉璝在城上大罵。嚴顏方待取箭射之,忽見城上一將,拔劍砍翻劉璝,開門投降。玄德軍馬入雒城,劉循開西門走脫,投成都去了。玄德出榜安民。殺劉璝者,乃武陽人張翼也。

  玄德得了雒城,重賞諸將??酌髟唬骸蚌贸且哑?,成都只在目前;惟恐外州郡不寧,可令張翼、吳懿引趙云撫外水江陽、犍為等處所屬州郡,令嚴顏、卓膺引張飛撫巴西德陽所屬州郡,就委官按治平靖,即勒兵回成都取齊?!睆堬w、趙云領命,各自引兵去了??酌鲉枺骸扒叭ビ泻翁庩P隘?”蜀中降將曰:“止綿竹有重兵守御;若得綿竹,成都唾手可得?!笨酌鞅闵套h進兵。法正曰:“雒城既破,蜀中危矣。主公欲以仁義服眾,且勿進兵。某作一書上劉璋,陳說利害,璋自然降矣?!笨酌髟唬骸靶⒅敝宰钌??!北懔顚憰踩藦酵啥?。

  卻說劉循逃回見父,說雒城已陷,劉璋慌聚眾官商議。從事鄭度獻策曰:“今劉備雖攻城奪地,然兵不甚多,士眾未附,野谷是資,軍無輜重。不如盡驅巴西梓潼民,過涪水以西。其倉廩野谷,盡皆燒除,深溝高壘,靜以待之。彼至請戰,勿許。久無所資,不過百日,彼兵自走。我乘虛擊之,備可擒也?!眲㈣霸唬骸安蝗?。吾聞拒敵以安民,未聞動民以備敵也。此言非保全之計?!闭h間,人報法正有書至。劉璋喚入。呈上書。璋拆開視之。其略曰:“昨蒙遣差結好荊州,不意主公左右不得其人,以致如此。今荊州眷念舊情,不忘族誼。主公若得幡然歸順,量不薄待。望三思裁示?!眲㈣按笈?,扯毀其書,大罵:“法正賣主求榮,忘恩背義之賊!”逐其使者出城。即時遣妻弟費觀,提兵前去守把綿竹。費觀舉保南陽人姓李,名嚴,字正方,一同領兵。

  當下費觀、李嚴點三萬軍來守綿竹。益州太守董和,字幼宰,南郡枝江人也,上書與劉璋,請往漢中借兵。璋曰:“張魯與吾世仇,安肯相救?”和曰:“雖然與我有仇,劉備軍在雒城,勢在危急,唇亡則齒寒,若以利害說之,必然肯從?!辫澳诵迺彩骨案皾h中。卻說馬超自兵敗入羌,二載有余,結好羌兵,攻拔隴西州郡。所到之處,盡皆歸降;惟冀城攻打不下。刺史韋康,累遣人求救于夏侯淵。淵不得曹操言語,未敢動兵。韋康見救兵不來,與眾商議:“不如投降馬超?!眳④姉罡房拗G曰:“超等叛君之徒,豈可降之?”康曰:“事勢至此,不降何待?”阜苦諫不從。韋康大開城門,投拜馬超。超大怒曰:“汝今事急請降,非真心也!”將韋康四十余口盡斬之,不留一人。有人言:“楊阜勸韋康休降,可斬之?!背唬骸按巳耸亓x,不可斬也?!睆陀脳罡窞閰④?。阜薦梁寬、趙衢二人,超盡用為軍官。

  楊阜告馬超曰:阜妻死于臨洮,乞告兩個月假,歸葬其妻便回。馬超從之。楊阜過歷城,來見撫彝將軍姜敘。敘與阜是姑表兄弟:敘之母是阜之姑,時年已八十二。當日,楊阜入姜敘內宅,拜見其姑,哭告曰:“阜守城不能保,主亡不能死,愧無面目見姑。馬超叛君,妄殺郡守,一州士民,無不恨之。今吾兄坐據歷城,竟無討賊之心,此豈人臣之理乎?”言罷,淚流出血。敘母聞言,喚姜敘入,責之曰:“韋使君遇害,亦爾之罪也?!庇种^阜曰:“汝既降人,且食其祿,何故又興心討之?”阜曰:“吾從賊者,欲留殘生,與主報冤也?!睌⒃唬骸榜R超英勇,急難圖之?!备吩唬骸坝杏聼o謀,易圖也。吾已暗約下梁寬、趙衢。兄若肯興兵,二人必為內應?!睌⒛冈唬骸叭瓴辉鐖D,更待何時,誰不有死,死于忠義,死得其所也。勿以我為念。汝若不聽義山之言,吾當先死,以絕汝念?!?br>
  敘乃與統兵校尉尹奉、趙昂商議。原來趙昂之子趙月,現隨馬超為裨將。趙昂當日應允,歸見其妻王氏曰:“吾今日與姜敘、楊阜、尹奉一處商議,欲報韋康之仇。吾想子趙月現隨馬超,今若興兵,超必先殺吾子,奈何?”其妻厲聲曰:“雪君父之大恥,雖喪身亦不惜,何況一子乎!君若顧子而不行,吾當先死矣!”趙昂乃決。次日一同起兵。姜敘、楊阜屯歷城,尹奉、趙昂屯祁山。王氏乃盡將首飾資帛,親自往祁山軍中,賞勞軍士,以勵其眾。

    馬超聞姜敘、楊阜會合尹奉、趙昂舉事,大怒,即將趙月斬之;令龐德、馬岱盡起軍馬,殺奔歷城來。姜敘、楊阜引兵出。兩陣圓處,楊阜、姜敘衣白袍而出,大罵曰:“叛君無義之賊!”馬超大怒,沖將過來,兩軍混戰。姜敘、楊卓如何抵得馬超,大敗而走。馬超驅兵趕來。背后喊聲起處,尹奉、趙昂殺來。超急回時,兩下夾攻,首尾不能相顧。正斗間,刺斜里大隊軍馬殺來。原來是夏侯淵得了曹操軍令,正領軍來破馬超。超如何當得三路軍馬,大敗奔回。

  走了一夜,比及平明,到得翼城叫門時,城上亂箭射下。梁寬、趙衢立在城上,大罵馬超;將馬超妻楊氏從城上一刀砍了,撇下尸首來;又將馬超幼子三人,并至親十余口,都從城上一刀一個,剁將下來。超氣噎塞胸,幾乎墜下馬來。背后夏侯淵引兵追趕。超見勢大,不取戀戰,與龐德、馬岱殺開一條路走。前面又撞見姜敘、楊阜,殺了一陣;沖得過去,又撞著尹奉、趙昂,殺了一陣;零零落落,剩得五六十騎,連夜奔走,四更前后,走到歷城下,守門者只道姜敘兵回,大開門接入。超從城南門邊殺起,盡洗城中百姓。至姜敘宅,拿出老母。母全無懼色,指馬超而大罵。超大怒,自取劍殺之。尹奉、趙昂全家老幼,亦盡被馬超所殺。昂妻王氏因在軍中,得免于難。次日,夏侯淵大軍至,馬超棄城殺出,望西而逃。行不得二十里,前面一軍擺開,為首的是楊阜。超切齒而恨,拍馬挺槍刺之。阜宗弟七人,一齊來助戰。馬岱、龐德敵住后軍。宗弟七人,皆被馬超殺死。阜身中五槍,猶然死戰。后面夏侯淵大軍趕來,馬超遂走。只有龐德、馬岱五七騎后隨而去。夏侯淵自行安撫隴西諸州人民,令姜敘等各各分守,用車載楊阜赴許都,見曹操。操封阜為關內侯。阜辭曰:“阜無捍難之功,又無死難之節,于法當誅,何顏受職?”操嘉之,卒與之爵。卻說馬超與龐德、馬岱商議,徑往漢中投張魯。張魯大喜,以為得馬超,則西可以吞益州,東可以拒曹操,乃商議欲以女招超為婿。大將楊柏諫曰:“馬超妻子遭慘禍,皆超之貽害也。主公豈可以女與之?”魯從其言,遂罷招婿之議?;蛞詶畎刂?,告知馬超。超大怒,有殺楊柏之意。楊柏知之,與兄楊松商議,亦有圖馬超之心。正值劉璋遣使求救于張魯,魯不從。忽報劉璋又遣黃權到。權先來見楊松,說:“東西兩川,實為唇齒;西川若破,東川亦難保矣。今若肯相救,當以二十州相酬?!彼纱笙?,即引黃權來見張魯,說唇齒利害,更以二十州相謝。魯喜其利,從之。巴西閻圃諫曰:“劉璋與主公世仇,今事急求救,詐許割地,不可從也?!焙鲭A下一人進曰:“某雖不才,愿乞一旅之師,生擒劉備。務要割地以還?!闭牵悍娇凑嬷鱽砦魇?,又見精兵出漢中。

  未知其人是誰,且看下文分解。
 

  上一回: 第六十三回 諸葛亮痛哭龐統 張翼德義釋嚴顏
  下一回: 第六十五回 馬超大戰葭萌關 劉備自領益州牧


    1
    0
    申明:1.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(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)貢獻,供您查閱參考。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(特別是健康、經濟、法律相關問題),出于審慎起見,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。2.中文百科的詞條(含所附圖片)系由網友上傳,如果涉嫌侵權,請與客服聯系,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。3.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,請注明來源于www.504392.live

    詞條保護申請

  • *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,可以申請詞條保護
    *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,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

    注意: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

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
Copyright ? 2010 zwbk.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證090285號
gta线上模式卖车赚钱